中国特高压电网建设正在拉开大幕

目前,中国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加快推进的重要时期。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经验表明,这一时期电力需求将保持较快增长态势。目前,虽然电力供应形式放缓,从长远看,我国电力需求保持较快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预计到2020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需求量将达到7.67万亿千瓦时,是2008年的2.2倍。

全球知名增长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发电装机量将会达到16.4亿千瓦,电源结构中煤电的比例占67.0%,水电占23.0%。所以,如何建设坚强的电网来传输并消散分布在我国西北,西南,东北的煤电和水电能源基地提供的电力资源这一课题摆到了国家电网面前。

2004年12月27日,国家电网公司提出发展特高压输电技术,建设以特高压电网为核心的坚强国家电网的战略构想。“特高压电网”,指交流1000千伏、直流正负80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的输电网络。能够适应东西2000至3000公里,南北800至2000公里远距离大容量电力输送需求,有利于大煤电基地、大水电基地和大型核电站群的开发和电力外送。在国家电网的企业发展战略重点中,将电网发展战略放在首位。

2006年8月,经过一系列的研究工作,国家电网开始建设中国首个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直至2009年1月16日,该工程(晋东南—南阳—荆门的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宣布建成投运。

2010年,国家电网将进一步推进向家坝—上海特高压直流输电示范工程,锦屏—苏南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设;加快淮南—皖南—上海、锡盟—南京、陕北—长沙、淮南—南京—上海、蒙西—潍坊、晋东南—豫北—徐州、雅安—皖南特高压交流工程,以及溪洛渡—浙西特高压直流工程的核准建设进度。

在2009年4月,国家电网公司制定了电网建设总体规划设计,对中国的电网建设提出了总的规划。规划的原则是:满足未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能源需求为目标;按照我国能源资源与生产力逆向分布的资源禀赋为前提;解决现有电网面临的远距离、大容量输电能力不足,变电站站址和线路走廊稀缺,受端电网支撑能力差、短路电流超标等问题;

根据上述原则,国家电网将将围绕华北、华东、华中(“三华”)为负荷中心,建设特高压同步电网,提高受端电网电力承接和消散能力,山西、陕西、蒙西、锡盟、宁东煤电基地通过特高压交流就近接入“三华”电网;二是构建西北750千伏、东北1000千伏交流送端电网,为大容量、远距离直流外送提供电网支撑,新疆、甘肃煤电和风电,呼盟煤电。西南水电通过特高压直流送入“三华”电网。

到2020年,国家特高压电网将建成特高压交流变电站60座,变电容量5.8亿千伏安,线路5万公里,晋陕蒙宁煤电和西南水电通过8个1000千伏同塔双回交流通道外送;建成直流工程42个,换流容量3亿千伏安,线路4.7万公里,其中±1000千伏直流5个、±800千伏直流17个、±660千伏直流8个、±500千伏直流8个、直流背靠背工程4个。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分析,到2020年我国对特高压电网的投入至少为4060亿元,测算配套动态投资将达8000亿元,总投资的60%左右将用于设备投入,设备投资规模达2400亿元以上。

然后国家电网建设特高压的计划也受到业内不乏一些专家的反对,反对原因主要是认为国家电网建设特高压电网违背了国务院<2002>5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的精神(即确立厂网分开、主辅分离,建设区域电力市场的思路),而计划从技术上形成壁垒,巩固和强化国家电网全国垄断的目的。

笔者认为,中国电力行业垄断既包括输配电网的自然垄断,也包括发电和售电环节的大公司经济垄断,但主要是以行政审批为特征的行政性垄断。电力改革的最终方向是打破垄断,引进竞争。如果像国家电网公司的有关人士说的那样:“特高压电网建设是纯粹的电网建设投资,与电力体制改革无关。” 那建设特高压电网将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大好工程。如果由于特高压电网的建设形成很高的技术壁垒,巩固行政决策力大于市场决策力的趋势,阻碍有效引入竞争电价机制的话,那将大大减慢中国电力机制改革的步伐。

对于特高压输变电领域,中国的“基本国策”是大力推进自主创新。国家发改委在对特高压工程立项时即表示,特高压设备要全面实现自主研发、国内生产,并明确表示,“除部分关键技术可由外方提供支持外,不允许外资及其控股的合资企业参与设备的研制和投标”。

国外三大巨头,ABB,西门子,和阿海珐磨刀霍霍,纷纷在国内寻找合作伙伴,争取在特高压电网建设中“分得一杯羹”,西门子与其中国合作伙伴共建云广特高压输电系统;上海电气集团与阿海珐与上海电气集团成立合资企业,重点设计与生产1200千伏的交流变压器、±500千伏~±800千伏的直流换流变压器,直指中国的特高压电网工程;ABB向向西安西电变压器公司提供1100千瓦高压交流电套管,用于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项目。

可喜的是,国内龙头企业特变电工,天威保变,西电集团,和平高电气等已经在众多关键设备,如:变压器,可控电抗器,开关设备,套管等的国产化进程中已经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笔者同时也注意到,国家电网在2009年大力推进建设特高压交直流示范工程的同时,已经深谋远虑地开始高调进军输变电设备制造领域。2009年,平顶山国资委将平高集团100%股权无偿划转给国网国际技术装备有限公司(国网装备公司是国家电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国家电网公司旗下的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先通过增资获持许继集团的60%股权,随后又受让平安信托所持其余许继集团40%股权;国网装备公司通过无偿划转从常州市政府手中取得了变压器生产企业常州东芝变压器有限公司33%的股权,并计划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控股常州东芝。最终,国家电网公司可能会在常州东芝、平高东芝、廊坊东芝项目上与日方各占50%股权,并设立合资的研发中心。

众所周知,平高电气及其与东芝的合资公司平高东芝生产的252kv/363kv/550kv高压组合电器是电网建设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设备,并且平高电气早在2005年就从东芝方引入百万伏高压组合电器的生产技术,而且和东芝一直在就零部件国产化进行合作。业界也一直认为平高电气是高压开关生产领域的龙头企业。

关于常州东芝,业内某些人士认为,和国内三大家(特变电工,天威保变,西电集团)相比,常州东芝是一家二流变压器生产企业,但是常州东芝在国内220kv,500kv级别大型变压器市场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已经具备生产750kv和1000kv变压器生产能力,并且常州东芝正在不断扩大其生产规模。国内目前具备成熟可靠的百万伏变压器生产能力的企业屈指可数。

在国家电网“收购”许继集团,平高集团,和获取常州东芝的股权划转后,东芝在平高东芝,常州东芝,许继芝电网自动化三家公司的股权结构中,成为了国家电网的投资伙伴。对于东芝来说,和最大的客户形成如此微妙和紧密的关系之后,对其在华业务不能说没有利好,至于是否会改变某些产品市场中的竞争格局还有待今后2-3年的观察。笔者并没有去非常深入地去考究国家电网在“收购”上述三家公司的决策过程中是否有东芝的推动和影响,但是从一系列事实:2004年国家电网提出建设特高压电网的计划之后,2005年东芝相关高层就向国家电网领导当面表示愿意在特高压领域进行合作;2005年,东芝向平高电气转让百万伏特高压组合电器技术;2006年发改委对特高压建设工程设备提出70%国产化率的要求后,常州东芝仍旧积极准备生产特高压变压器;东芝帮助电科院研发特高压直流用避雷器等;足以证明东芝之所以能够和国家电网建立如此微妙和紧密的关系,得益于其把握中国电网建设发展趋势的洞察力和判断力。此前,东芝通过收购西屋电气曲线进入中国核电建设领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针对国家电网在2009年的 “收购”行为,业界也有相当多的评论,有人认为,从下游的电网往上游的输变电设备制造拓展,显然有助于国网公司进一步拓宽在整个电能产业链里的利益范围;国网公司集团下还没有上市公司,同时收购两个上市公司,这两单收购很可能只是国网整合上游行业的开端,未来会有更进一步的收购兼并行为,并有可能借两个上市公司平台进行资本运作;还有人认为国家电网想借助拓宽设备制造业来提高国家电网的盈利能力,充实国网装备公司的实业资产等等。

但是,笔者的愚见是,充实资产也好,谋取上市平台也好,提高盈利和收入能力也好,都不是国网的主要目的,很简单,因为国家电网“不差钱”。电力改革倡导主副分离,打破垄断,但是国家电网一系列的“收购”行为难避违背这一精神之嫌。在国内,这些举措将会帮助国家电网不但在其主业范围内提供技术装备支持以求垄断;同时,又使其在电力行业中的业务范围得以扩大到设备制造,这难免引起输配电设备制造企业对国家电网垄断产业链上游的担忧和微词,虽然这符合国家电网“(技术)带进来”的战略措施;对外,国家电网近几年正在加快国际化战略措施,这些“收购”行为正可以帮助其从电网建设运营企业转变为一家具有电力设备制造,电网建设、运营,工程实施和咨询的综合型电力企业,这正是国家电网实现“走出去”战略正需要的。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1
  • #1

    Antonina Gongora (Thursday, 02 February 2017 16:59)


    I am now not sure where you're getting your info, however great topic. I must spend some time studying more or understanding more. Thank you for magnificent information I was on the lookout for this info for my mission.